The Evolution

几天前网上瞟到一个网易公开课,是 TED 的一篇,叫「人会退化成半机器人吗」,忍不住发了条吐槽推说:难道不应该是「进化成半机器人」么…… 和布布(@GossipSama)等交流了几句,并在霍炬(@virushuo)的煽动下,决定写个稍长的东西来说说这个我一直很感兴趣的话题:人的进化以及生化机械人(cyborg)。

那篇 TED 演讲我看过,原版叫「We are all cyborgs now」(所以你看,网易公开课的翻译实在不准确),演讲者是 Amber Case,她是专门研究生化机械人(cyborg)的人类学者,她的观点集中在我们对「外部大脑」(各种帮助我们的电子和机械设备)的依赖,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机器反控制反奴役风险。演讲很有趣,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网易公开课有带字幕的版本。她关注的这个话题主要是人类学范畴,且相当复杂,就不在这里展开了。作为理工科宅男我看到标题的第一时间就脑补了「攻壳机动队」,所以我心目中的「半机器人」直接就对应草薙素子和巴特那种强化了机体能力但保有人类智能及灵魂的改造人了——事实上,看上去攻壳机动队员们的智能和灵魂似乎也进化了,有的是通过与外部装置互联,有的则可能是自我进化。

关于人类的进化,在科学上是个衔接自然科学、哲学和伦理的、深得不能再深的课题;在各种科幻作品,尤其是强调科学基础和严谨体系的硬科幻中,则是必须说明的要点。简单罗列几个经典的设定:

攻壳机动队(攻殻機動隊 GHOST IN THE SHELL):人类可以使用各种「义体」来替换身体的一部分,四肢、器官、眼睛鼻子等等都没有问题,义体往往拥有更强大的机能;人脑可以通过脖子后面的插孔直接联入电子网络;人真正的本体意识称为「Ghost」,很可能可以脱离本体存在,甚至融入电子网络,事实上素子和「傀儡師」最后应该都成为了这种形态,在第二部剧场版「Innocence」里素子还演示了将自己的 Ghost 临时下载到玩偶机器人里,从而暂时拥有了另一个躯体和巴特并肩作战。

星际迷航(Star Trek):里面的 The Borg 种族是典型的 cyborg,是由类似人类的种族通过不断改造和进化而成的半有机(organic)半合成(synthetic)种族。

X 战警(X-Men):普通人类进化的速度实在太慢了,但是基因突变带来了进化的另一种可能性,这就是「X-Men」的主题:突变(mutation),人类对因为突变而拥有各种神奇能力的变种人心怀恐惧,而少数先知型变种人希望保护变种人,进而借助突变的力量加快人类进化,从事着相关的研究(“X教授” Charles Xavier 等)。

终结者(The Terminator):其实这代表了一大票与机器人相关的科幻作品的典型,那就是人类造出了具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他们具有高度智能、不亚于人类的学习能力和部分情感,有自我保护意识,可能破坏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这其实是人类进化的另一种形式:把智能和灵魂移植到电子和金属中。

质量效应(Mass Effect):那时的人类拥有一种称为「生化(Biotics)」的超能力,能够借助生物能创造出各种「质量效应场」,拥有这种能力需要天赋、后天的生化改造和高强度的训练才能得到;人工智能已经达到足以威胁他们创造者的程度,所以银河系的各种族签订协议禁止制造真正意义的人工智能(AI),而使用受限的「虚拟智能(VI)」技术来制造辅助机器人和自动化设备;另外,明明已经挂掉的 Shepard 可以借助邪恶机构 Cerberus 的秘密实验重新复活,借助各种人造生物组织、机械和电子模块重生。

第五元素(The 5th Element):飞船坠毁只剩一个细胞的超级人种「第五元素」,可以使用人造方式完成重建。

下面是 TV 版「攻壳机动队 S.A.C.」里一个镜头,可以看到看似与常人无异的角色,眼球却是更换过的义体,上面有规格和制造商——看来日本人真的很喜欢蔡司(Carl Zeiss)的镜头呢!不过话说回来,人眼有很多目前技术难以模仿的神奇能力,比如自动局部细节增强(你关注的局部会有比周围更多的细节和更高的解析度),比如自动弱光补偿(1.0 光圈的镜头也比不了),还有几乎实时与大脑中影像处理模块的交互和各种复杂效果计算。

所以不难看出,大部分科幻作者都认为,现今的器官移植和义肢以后发展到更高水平之后,是可以取代局部甚至大部分原生人体功能的,甚至会带来改良的机会;而在可预见的未来,如果不借助这类移植改造,人就只能指望极低几率的基因突变了,否则进化在几百几千年这样的时间尺度上压根看不出效果。这种设定非常合乎情理,因为把人的智能、情感与拥有极高强度的机械以及极高信息处理能力的电子计算机结合起来,确实很酷,而且带来很多很炫的可能性,能够帮助作者推进剧情、吸引读者/观众/玩家。但,事实上如何呢?

数年前,DARPA(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资助的「Proto 2」项目曝光,得到广泛关注,因为它尝试解决的是义肢移植中关键的里程碑式问题:意识控制,即如何让人可以通过意识而不是电子/机械装置(比如按钮、手柄)来控制自己的义肢。通过将复杂的控制电路与人的神经系统连接,对人的神经脉冲进行响应,去年某期的 National Geographic 上还报道了该项目进行实际人体测试的效果。这些技术目前离实用还有距离,但其未来令人抱有强烈期待。不过也要看到,四肢是所有这类尝试中相对简单的,眼球什么的看上去就要复杂的多,即使四肢也有问题:它们能接受人的意识控制,但目前还不能把触觉返回给人的大脑。所以要达到「攻壳机动队」描绘的未来,路还是很长的。

最后简单说说对两个关键问题的感想。

Cyborg:人类的未来?

目前人类研究人体的可替换部件主要是出于医疗方面的考虑,借助机械电子技术来强化自身能力的还很少(也许不排除有某些野心家狂想者正在这么干?),而想直接在器质层面强化大脑的应该也不会有(提升大脑能力可以通过人机界面借助计算机来实现),所以可预期的 cyborg 形态还是类似「攻壳机动队」描述的那种强化身体部件的人体。我坚信这是人类的未来,随着技术的发展人的寿命会越来越长(因为偶然损坏或者易老化的部分可以替换),智能也会不断的积累和进化,最终不可替换的部分就是个体真正的本我,它到底是什么(是大脑?还是更无形的什么?),这将是人类面临的终极问题。

有机生命体与机器的融合:进化还是退化?

「黑客帝国(The Matrix)」中有一幕,睡不着的 Neo 和 Zion 的老议员 Hamann 交流,阐述的就是人和机器之间的控制与反控制问题,最后 Hamann 暗示其实人和机器是互相需要的(好基情),这可能是启发 Neo 找到最终解决方案的事件之一。另外一个例子在 Pixar 的动画「WALL-E」中,为了躲避地球的生态灾难,人类乘坐高科技太空船离开了,太空船上的生活太安逸,人们的生理和心理几乎慢慢退化到无法自理的状态,几乎所有的事情都高度依赖机器去完成,甚至包括一些重要的思考与决定。

这两种可能都会存在,因为我们人类的进化离不开工具,而且现在看起来最好的工具就是制造(至少在某个方面)比我们更聪明和强大的机器。所以问题的关键是:这种进程会导致我们在某方面退化,以至于无法自理或者无法保护自己吗?很难想想人类会这么不小心,所以我们一定会备有某种警惕和防卫措施,除非我们制造的机器超出预期的强大然后起义了。这里有个有趣的理论值得分享。

去年 GamePro 有篇妙文,叫「The Real Science of Mass Effect 2」,采访了一大堆真实的科学家,一起分析经典硬科幻游戏「质量效应(Mass Effect)」中的设定哪些从科学上看是靠谱的。其中机器人造反并控制甚至消灭人类这件事是第一个讨论的话题,下面是关于此的描述:

“正如大部分人工智能的研究者一样,我相信有朝一日人工智能系统会具有自我意识。” David Chin 如是说,他是一位夏威夷大学的人工智能研究者,同时也是一个热心的ME迷。“当然也有不同的观点,有一些杰出的哲学家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接下来合理的问题是:我们是否应该对这种“自我意识”感到害怕(显然ME世界中的各族人民是对此相当恐惧的)?对此 Chin 解释说:“无法想象任何 A.I. 会比人更感性化或者更缺乏理性,A.I. 如果要毁灭或者危害人类,它们需要一个相当好的理性的理由。人类和 A.I. 不太像会出现资源上的冲突和竞争,所以看上去找不到一个 A.I. 会要毁灭人类的理性的理由。”

“不过,” Chin 补充道:“如果我们为 A.I. 注入一些生态学方面的道德观念,那么它们也许会认为人类的数量增长会危害到地球,于是建立一种人口控制机制,就好像 ME 中针对 Krogan 研制出的 Genophage 技术一样。”

所以我还是觉得人和机器是能和谐融合的,这是人类进化的重要途径。

Article by Neo

互联网架构师,产品设计,创业者,终生游戏迷和音乐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