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2 Trivia

每一款大作,无论是电影、小说还是游戏,都蕴含了制作者的许许多多或宏伟或点滴的创意,有些很容易发现,有些则未必,所以就有好事者喜欢整理所谓的 “Trivia”,中文习惯上翻译为“花絮”。ME2 大家已经玩了快一个月了,你发现了多少有趣的“花絮”呢?

下面是我自己发现和在网上搜集整理的一些有趣的小东西,按照相关的角色整理并按照字母顺序排列,供同好参考,欢迎补充。

注:这里汇集的大都是游戏背后的故事,但是为了照顾更多的朋友,有些容易被忽略的游戏内信息也会提及。

EDI

  • EDI 不是 VI,而是 AI;为了防止出现暴走或者“自我意识”,她被缺省的与飞船的核心接口隔离——在 Normandy 被侵入的事件中才被迫由 Joker 解锁;稍后她会告诉 Shepard,事实上她的部分设计来自 Cerberos 从 Sovereign 的残骸中得到的技术。
  • 不同于一般的 VI,EDI 有时候会开玩笑,和 Joker 说喜欢看他爬那次,还有给 Legion 起名都是例子。

Garrus Vakarian

  • 如果一代的两个老队员 Garrus 和 Tali 在队里,在 Citadel 会出现一些特殊的对话,回顾他们两个在一代的 Citadel 电梯中的对话,这是制作者对一代电梯设计的一种另类致敬,其实我没觉得电梯有多差劲,这一代的 loading 画面还不如一代呢。
  • Garrus 的忠诚度任务中的对话和一代 Garrus 专属任务中 Shepard 的选择有关,例如:假设一代中 Shepard 让 Garrus 杀了 Dr. Saleon,然后在二代试图说服 Garrus 放过 Sidonis,Garrus 会表示惊讶,说:我的这一套可都是从你那儿学来的啊,反过来的话也有相应的说法;再加上 Garrus 自己组织自己的小队干活的理念和做法,都说明经过一代的历程,Garrus 在某种程度上被 Shepard 影响和改变着。
  • 很多朋友都是第一个去招募 Mordin,这样进入 Mordin 的瘟疫隔离区的就只有几个不怕瘟疫的人类,如果先去招募 Garrus 并且带他进入隔离区会怎样?很有趣,Garrus 一开始会提出自己的担心,不过还是会说“既然你需要我,一点咳嗽弄不趴我”之类的话,然后在隔离区会开始频繁的咳嗽——直到见到 Mordin,Mordin 会治好他。

Grunt

  • 在激活 Grunt 的过场动画中,Grunt 看上去比 Shepard 高不少,但是之后的游戏中他们一样高。
  • ME2 中有两个未按预定计划招募来的队友,一个是 Grunt,另一个是 Legion,这两个都需要 Shepard 专门去解锁才会进入活动状态。
  • 虽然很难说,但是 Grunt 似乎是最忠于 Shepard 和维护 Shepard 名誉的队友之一,在 Tuchunka 的忠诚度任务中骂 Uvenk 的时候把 Shepard 和“生父” Okeer 并提,在 Horizon 会要求那个对 Alliance 和 Shepard 不满的机械师“放尊敬点,如果不是 Shepard 你们全在 Collecter 的船上了”。
  • 和 Garrus一样,要是你带 Grunt 去 Omega 的瘟疫隔离区,他也会中招,不同的是,他会一边咳嗽一边说“我没病”。
  • Grunt 和 Shepard 交谈的标准结束语是 “Shepard.”,这和一代 Wrex 的习惯一样,连语气都一样,就像 Wrex 在 Tuchunka 对 Shepard 说的(如果一代没让他死的话)“看来你找到了我的一个非常棒的替代者”。

Harbinger

  • Harbinger 是一只 Reaper,以啰嗦著称。根据它控制敌方角色时在场上的队友,它会有特定的评论,比如对 Garrus 它会说
    “Turian, you are considered too… primitive”(太原始啦),对 Grunt 会说 “…wasted potential”(浪费了潜能),对于 Shepard 更是唠叨个没完,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听。

Illusive Man

  • 游戏结尾时候 Illusive Man 身后一直橘红色的星球背景会根据你最后选择的结尾的特征改变,如果结尾是 Paragon 的星球会变为蓝色。

Jack

  • Jack 在战斗中喜欢喊 “I will destroy you!” 或者 “I’ll kill you!”,这和一代里大部分女性人型敌人叫的几乎一摸一样——说不定 Jack 那时候就是类似被我们屠的佣兵或者 Cerberos Biotic。
  • Jack 背上有个很大的希腊字母 Omega,不知道是不是对她在 Omega 度过的生活的纪念。

Jacob Taylor

  • 游戏里只有两个人提到过 Illusive Man 的假眼,问:“那里面有任何真人么?”另一个人是 Joker。

Jeff “Joker“ Moreau

  • EDI 在游戏的大部分时候都称 Joker 为 “Mr. Moreau”,这是非常正式的叫法;直到 Normandy 被侵入事件之后,EDI 改称 Joker 为 “Jeff”,这是比较熟的朋友之间的称呼。相应的 Joker 开始称 EDI 为 “she” 或者 “her”,还有一次称之为 “Mom”。
  • Joker 是 ME 系列中除了 Shepard 和 Jacob 之外唯一可由玩家操纵的角色,虽然只有很短的几分钟。
  • Normandy 被侵入事件是 Joker 和 EDI 戏份最多的部分。当 EDI 要求 Joker 给她系统控制权时,Joker 开始拒绝了,他说的是 “If you start singing ‘Daisy Bell’ I’m done!”,这是 Stanley Kubrick 1968 年根据同名小说拍摄的科幻里程碑式名作《2001: 漫游太空》(2001: Space Odyssey)里的典故,原作中控制飞船的人工智能HAL开始具有自我意识的时候就唱了这首叫做 “Daisy Bell” 的歌——这首歌在真实历史上是计算机唱的第一首歌,IBM 704 计算机在 1962 年成为了会唱歌的第一台计算机,就是唱的这首歌。稍后当 Joker 解开 EDI 的限制并将她和飞船控制系统相连,他又说了一句话:“Great, this is where it starts, and when we’re all just organic batteries, guess who they’ll blame?” 这个知道的人就比较多了,这是电影《黑客帝国》(The Matrix)里的典故,电脑把人类作为生物电池“驯养”了。这两个典故说明 Joker 是个“老”科幻电影的超级 fans。
  • 如果站在 Joker 身边一段时间,他就会开始唠叨一些随机的内容,里面颇有些有趣的话;最过份的是,有时候你会听到女性的极其满足的呻吟声,暗示 Joker 在工作时间看 A 片 囧rz
  • 如果你问起,Joker 会对新加入的队友进行评价,看得出他比较喜欢一代的老人,其中格外对 Tali 有好感,这可能和一代发布之后玩家社区里 Tali 的高人气有关。

Legion

  • Legion 的名字是 EDI 建议的,而且是 EDI 意外的跳出来说的,她当时只说了一句引文:“My name is Legion, for we are many.” 这是圣经的典故,来自新约马克福音,讲基督碰到一个被多个恶魔占据的人,他(它们)回答基督的这句话被无数次的引用过,比如电影《幽灵骑士》(Ghostrider)里的反面头子 Blackheart 最后解开封印和一大堆恶灵合体,也说了这句话。当然,我们不认为 EDI 说这句话有什么恶意,她只是对 Legion 那种只有群体没有个体的生存有所感触。
  • 在 Legion 的忠诚度任务中,他提到组成他“们”的独立计算机进程中,573 个建议洗脑而不是毁灭“异教徒”(heretics),另外571建议毁灭之,加起来是1144,这和之前说的总共 1183 个独立进程相比少了几十,如果这不是个错误(看上去不像会是),那么就说明组成 Legion 的电脑进程是有分工的,有一些不参与判断。
  • 在交谈中,如果 Shepard 要求,Legion 会播放一段录音,是某个早期 Geth 与其主人 Quarian 的对话,问他是不是拥有灵魂,这和一代中 Tali 的讲述是对应的。
  • Legion 会提到他很羡慕 EDI,因为 Geth 被设计为分离而彼此依赖的进程,每个只能处理一类事务,而 EDI 被设计为自己独立的处理各种飞船上的事务。
  • Legion 使用 “Geth Shield Boost” 技能的时候,有时候会说 “Overclocking kinetic barriers”,意思是正在“超频”他的护甲;当他黑掉那些炮台时会说 “Executing sudo command”,sudo 是 Unix 类操作系统中的重要命令,用来临时取得另外一个用户的权限执行某条命令。这两个细节让我这个IT行业从业人员泪流满面。。。
  • 忠诚度任务最后,Legion 会提到激活病毒需要 1.21 peta 瓦特能力(peta 是 10 的 15 次方),这个数字是向经典科幻电影《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的致敬,电影中启动时光旅行的引擎需要 1.21 giga瓦特(giga 是 10 的 12 次方)。
  • 带着个 Geth 到处晃悠可不是一般的拉风,带着 Legion 出现在其它任务中经常会带来特殊的对话(当然,大部分不是很友善的)。

Miranda Lawson

  • 完成 Miranda 的忠诚度任务之后,她妹妹会发来邮件感谢,里面要 Shepard 帮她保密别让 Miranda 知道,免得她不高兴,邮件最后还有一句,叫 Miranda 不要偷看 Shepard 的邮件——看来妹妹知道姐姐是干啥的哇。。。

Mordin Solus

  • Mordin 是唯一的一位,不想和 Shepard 交谈时有多种拒绝词句的。
  • 当 Shepard 试图追求一个外星异性时,和 Mordin 的交谈中他会给出一些医学方面的建议。。。
  • 对话中 Mordin 显示出对人类文化很熟悉,特别喜欢 Gilbert and Sullivan的 舞台剧(不知道这个的可以去 Google 下,不过对我们意义不大,反正就是两个剧作家和作曲家搭档),然后 Mordin 还会模仿他们的作品唱一首自述性质的歌,很值得一听。
  • Mordin Solus 并不是 Mordin 的全名——因为 Salarian 人的全名都超长。
  • Mordin 提到他曾经写过一篇关于药物和 Reaper 精神控制的论文,这说明 Salarian 人的精英早就知道 Reaper 的存在并做过研究。

Tali’Zorah vas Neema

  • 与 Garrus 不一样,Tali 在完成她的 pilgrimage 之后,二代登场时体型有显著的成熟化。
  • Tali 的战斗机器人是有名字的,叫做 Chikktika vas Paus,这是向同样出自 BioWare 的经典名作博德之门2的致敬,BG2 里有个侏儒角色的浣熊宠物叫做 Chikktika Fastpaws。
  • 当 Chikktika 召唤出来之后,Tali 会喊 “Go for the optics, Chikktika! Go for the optics!”,这还是博德之门2的典故,BG2 里的 Minsc 喜欢 “Go for the eyes, Boo! Go for the eyes!”,Boo 是他的仓鼠战斗宠物。
  • 如果和 Tali 成功发展爱情支线,她会在床戏中摘下面具,但是玩家看不到她的正面,这个 ME 里最大的悬念还要继续,有国外的 PC 玩家利用作弊码调整视角到正面,结果看到 Tali 还是带着面具,她手上取下的面具是另外生成的,Orz

Thane Krios

  • Thane 说 C-Sec 的系统至少有14个漏洞,其中8个在他10年前到 Citadel 时就存在,看来 C-Sec 还不如微软勤勉啊。
  • Thane 的忠诚度任务名字叫 “Cat’s In the Cradle”,这是 Harry Chapin 的一首歌,歌词内容和任务背景很一致,都是讲父子之间时间太少的故事。
  • Thane 是明确地说 Shepard 是一位“朋友”的队友,他在谈话中会说 Shepard 是 “the only friend I’ve made in ten years”(10年来唯一的朋友)。

Zaeed Massani

  • Zaeed 在队中时进入 Garrus 招募任务,和 Tarak 会有特殊对话,显示出 Tarak 似乎知道 Zaeed 曾经参与创立 Blue Sun 的历史。
  • Zaeed 没有其它队友那种对话系统,但是可以通过他的房间的各种物品来听他讲述他的一些历史和故事。
  • Zaeed 的忠诚度任务是唯一在 Horizon 之前可以开始和完成的忠诚度任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